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野原书客的博客

当居圣坛时喊数声高调 欲于闲适中唱几句心曲

 
 
 

日志

 
 
关于我

少小时,幻想当作家,老大来是个“教书匠”。日闲,好堆砌文字, 自娱自乐也。生性无棱角,于世不争,于人不争,做自己想做的事、能做的事、敢做的事、愿做的事、无奈必须做的事,不做则已,做则必悦自意。

[散文]秋走三岔河  

2009-11-22 21:10:04|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秋走三岔河

 

  我的老家在三岔河岸边的一个农村里。 出家门,过一道冲,翻一座坳, 再过一道冲,爬一面坡,三岔河的粼粼清波就荡漾在我的眼前。

  每年我都要去三岔河几回,或春游,或夏行,或秋走,或冬巡,每一回都有不一样的风景,每一回都是一样的感受和心情。

  今年仲秋时节,像出嫁的女子回娘家,我又走了一回三岔河,感觉有一种扑进母亲怀抱的温馨。

  拐过山嘴,走碎石路下去,站在石拱坝基座外面,抬头望见坝壁上几个簸箕大小的行草——“高峡出平湖”。这是毛泽东的词《水调歌头·游泳》中的文字,刻在这坝壁上,点明了三岔河的前世和今生。

  如果说要“以事实为依据”,三岔河的“前世”算不得“高峡”间的“河”道,倒是山沟里的溪流。我们这里不是水乡,见不到江河湖浜,不管水面宽窄水流大小,只要有水流动,就是“河”的意念。对于三岔河还是溪流时的情形鲜见书面的记载,即使是上了年纪的人也不能给它有形有象的描述,反倒留给后人各种各样的想象——也许有春冬的悠闲,也许有夏秋的奔放,全都在先辈的企盼中流淌。

  三岔河的“今生”,正式的名称叫“三岔河水库”,但人们更愿意依照习惯称它为“河”。看了“高峡出平湖”,你会觉得“湖”才是现在三岔河的实象。我就是“湖”派的三岔河的挚爱者。每回来到这里,站在水边,看到它的丽山和秀水,就有一种亲切的感觉,从内心向全身涌流着畅快。

  我的亲切和畅快, 在于我曾经亲身参加过三岔河的建设。 那是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初,我正读初中, 学校组织到三岔河工地劳动。 几百同学,由老师领着,挑箢篼扛锄头,融入了建设三岔河的人山人海。 那是我平生把自己融入其中的最宏大的场景: 坡上坡下,沟里沟外,山的这边和那边,到处是飘扬的旗帜,到处是流动的人群——所有的人肩挑土石,朝着正在修筑的大坝上汇聚。“人定胜天”,巨幅标语赫然矗立在山头上,昭示着劳动者向大自然挑战的信念、意志和气概。那年月,工程建设使用大型机械的还不普遍。三岔河筑坝工地上,除了拉着石磙碾压散铺的土石的三四部履带拖拉机,再也见不到大型的工程机械。筑坝的土石,用炸药爆破,用锄头挖刨,用篼箩挑运。整个工地就像沸腾的海洋,数以万计的人结集在这里,“天连五岭银锄落,地动三河铁臂摇”,让你从每条血管向外喷张激昂的亢奋。

  三岔河是“人工湖”,是人力筑造的奇迹。现在,我站在三岔河大坝的中间,面对着水面,像品读巨制的杰作一样,观赏三岔河的山光和水色——哇,好美!我有一种站在初浴的熟女面前的迷醉。

  三岔河美,美在风韵。这时节,天上云块多了,天光却依然清亮。太阳在云块边上燃烧,热热地烤着大地。三岔河四边的山们在太阳下放光,山林蓊蓊郁郁,苍绿的树叶鲜丽得逼人的眼。花是少见的,有一些黄叶或者红叶稀疏地散在绿叶中,成了“山装”的点缀,让人想到那是熟女的秋装的打扮。山是起伏连绵的,由近而远,展示着游动的曲线,又让人想到那是熟女丰满的体态。秋风吹着三岔河的水,闪闪地滚动,不是涟漪,是一排一排的浅浅的波浪,拍打着岩壁和山面,啪啪地发出响声。太阳照在波浪上,变换着方向闪烁着,像镁光灯一样射向两岸的山岭。山岭倒映在水中,被波浪晃着荡着,扭转摇摆,虽不婆娑,却也娉婷,好似不着长裙的女子在水榭的舞蹈。水鸟和白鹤在山水间起落翔集,为山岭的舞蹈装布了飞动的背景。山水吻接处的坡面上,蹲坐着垂钓的老者,他们是从城镇里出来的退休的干部、教师、工人或者居民。钓翁之意不在鱼,受够了城镇水泥建筑包围的暑热,到这里来享受山水调制的清风的凉爽。远远的,渔船悠悠而来,渔船过处,水波像晶莹的花丝一样向两边开放。船上护渔的汉子双手摇桨,轻缓而又节奏均匀;有歌声随风飘过来,显得那么悠然舒心,怡然自得。

  三岔河美,美在内涵。在三岔河,你找不到与别处的胜景相似的形迹,没有奇峰怪石,没有飞瀑流泉,也没有古藤老树,它是独特的,富有它自己迷人的魅力。它的水,不是那种透底的清亮,明净中泛着点淡淡的黛色,这是由于“肥水养鱼”和夏季雨水冲刷山体融入水中的腐质的颜色。也许,你会因为这样的水而责怪三岔河不够清纯,可是,当你了解到三岔河水在人民群众发展农渔生产中发挥的作用时,你会赞赏它的富实。每年春种时节,闸门在电机的旋转中提升,三岔河水便一涌而出,走明渠,过渡槽,穿隧道,流向四面八方,流到群众需要它去的每一寸土地——这是三岔河回馈当年为它塑身打扮的劳动者的献礼。今天的三岔河水里,融汇着多少劳动者的汗水已经无法估量,但劳动者的信念、意志、精神和力量筑造的奇迹却永久地定型在这一方土地,印记在地方水利建设的史册。同样可以记入史册的,还有人民群众口口相传的故事。“山青荷”舍命救落水奶奶的动情故事至今还是人们传颂的佳话。“山青荷”的故事,还有唱得山雀儿屏声的山歌,合着三岔河建设和利用的壮美画面,共同丰厚着并不为许多人所知道的地方文化,时时释放出力量,激励本地人在康平的道路上前行。

  三岔河美,美得不张扬,素朴、稳重而并非花枝招展的艳女,不乏恬静和含蓄,却没有逼人的妖艳。她是乡村里一个成熟的女子,丰满,不缺少曲线,静静地仰躺在连绵的山岭的怀抱里,那么光洁,那么柔润,那么温情,激发你禁不住要抚摸她,拥抱她,亲吻她。如果你并不缺少“大丈夫”的伟岸和宽厚,应该张开臂膀,敞开胸怀,给她亲密深情的爱抚。

  秋天的三岔河,水是充盈的。我徜徉在水边,感觉它虽然没有春天的桃红李白,却更加丰裕和富有质感。“岛子”上的柑橘园里,果实坠满枝头,有的已经发黄,有的正在泛红,悄悄的成熟着。柑橘园中的白楼里飞扬出主客说笑的声音,格外开心祥和。我想,要是有更多的人走进三岔河,带来科学发展的理念,像当年筑造大坝一样为她盛装打扮,三岔河将会更加珠光宝气,美丽异常。

  三岔河,等待着开发、盛装面世的那一天。她是待嫁的村中女子,有谁为她作嫁衣裳呢?

2009年秋草冬改     

  评论这张
 
阅读(52)|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