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野原书客的博客

当居圣坛时喊数声高调 欲于闲适中唱几句心曲

 
 
 

日志

 
 
关于我

少小时,幻想当作家,老大来是个“教书匠”。日闲,好堆砌文字, 自娱自乐也。生性无棱角,于世不争,于人不争,做自己想做的事、能做的事、敢做的事、愿做的事、无奈必须做的事,不做则已,做则必悦自意。

网易考拉推荐

[散文]小时候,母亲挥筢咡杠追打我  

2009-11-02 18:52:17|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时候,母亲挥筢咡杠追打我

 

  我的父母只养了两个儿子:一个是我哥,另一个就是我。我哥命短,三岁上死了;留下我成为“独子”活着,读了书,又教上了书,到了今天。

 “独子”是倍受父母宠爱和优待的。但我,小时候并不觉得和别人家的“多子”受父母的待遇有什么不同,反倒觉得母亲对我的管束特别严格。

  记忆中有这么一回,是在我大约十二三岁时的一个春种时节。早晨起来,母亲派给我看管小猪的任务。小猪有三头或者四头,头大臀圆,皮光毛亮,黑油油的逗人喜爱。我把小猪赶到一块空地上,任由它们拱地寻食,嬉戏玩耍,自己到另一处田边看父亲耙田逮鱼去了。

  父亲耙的是一块很大的“囤水田”,冬季蓄水。放了水,到处都见鱼,白花花的,受人牛惊扰,噼噼啪啪只是跳。父亲在耙的把手(我们这里的农民叫“耙尾”)根部绑了个硕大的鱼笆篓,在耙的右手一端放了个鱼罩罩。赶牛耙田,见鱼了,举起鱼罩罩一,伸手摸两圈,便抓起一条巴掌大的鲫鱼来,塞进鱼笆篓,继续赶牛耙田……

  看着父亲这样一条接一条地逮起鱼来,我有一种看捡白银的快感,世界上的一切事情都搁到脑后去了。

  突然,听到母亲赶猪和喊我的声音,我才感觉到我的“失职”,忙转身往回跑。

  跑到那块空地一看,小猪已经不在那里了,在离空地不远的田坎上,浑身稀泥,被母亲拿筢咡杠驱赶着,摇头摆尾、慢条斯理地走过来。

  母亲见了我,起劲地骂起来,挥动着筢咡杠朝我这边快步走过来。

  看着母亲嗖嗖挥动的筢咡杠,我感觉有一种威势即将降临到我身上来,于是拔腿沿路便跑。

  我一跑, 母亲也跑,追在我的后面, 而且喊道:“你跑,老娘今天要打断你的脚杆!”

  只跑过一条田坎,母亲就没有追了,但骂还在继续,神情十分暴怒。母亲骂道:“没得出息的,叫你看几只小猪都不专心其事,大了还能干好啥子事……”

  发现母亲没有追了,我停下来,望着母亲,偷空望望刚才母亲驱赶小猪时后面的那块田。 那是生产队的一块秧母田, 育起来的秧苗过几天就要移栽到父亲耙的那块田里去。本来绿油油的秧苗已经盖满田面,现在却有好大一片现了泥色,看不到秧苗了。我知道,这是我们的小猪犯的罪孽,它们身子热了,就下到田里滚稀泥纳凉,却滚坏了一大片秧苗。

  母亲骂了一阵,神情由暴怒转为稍微平静,“命令”我将秧苗一根根扶起来。

  我看着母亲手里捏着的筢咡杠似乎没有再挥起来的意思,便怯怯地试着走过去。

  母亲也转身回去,用筢咡杠把小猪赶回了屋里。

  我扶着秧苗,一根一根地扶,眼泪掉在稀泥上,砸下一个个小窝。说不清当时的心情是对自己过失的愧悔,还是因为母亲的威慑而悸怕,只是茫然地扶着,扶着,不知什么时候可以扶完。

  父亲耙完了田,也来帮着我扶秧苗。可是,秧苗还没有长到移栽的程度,柔弱得像丝绸,和稀泥裹在一起,怎么也扶不起来。父亲说:“算了,回去,吃早饭了。”

  吃早饭的时候,母亲没有再骂,也没有对我说什么,只给我夹了两回好菜。我刨着饭,眼泪却往碗里掉。 父亲哄我说:“不要哭了。 秧苗我们赔,出钱向生产队买两斤谷种补撒一回就是了。”

  果然,早饭后,父亲就把被小猪滚过的那一片秧母田平整了,第二天又撒上了谷种。

  这一段经历,现在我想起来,眼眶里还噙着泪水,不是为母亲挥筢咡杠追打,而是为母亲严格的管束。我感谢母亲,是她的“威势”锤炼了我成人后做事的责任心和敬业精神,是她的严厉启迪我在成就事业的道路上执著坚实地走好每一步。

  母亲没有文化,连一天学校门也没有进过。做了多年生产队的出纳员,也只认识阿拉伯数码;名字被别人写潦草了,就只看成几块黑巴。她不知道文明、道德、素质是什么,但有做人做事和教育儿子的原则,她说过:“独子,半边儿子也要教育。我不骂,就会让给别人骂;我不打,就会让给别人打。”

  老实说, 在母亲挥着筢咡杠追打我的时候,我并不知道她内心的用意。 很多年以后,我也养了儿子,才真正体味到为父母的有多少难以把握的分寸。其实,在当时,即使我不跑,母亲挥起的筢咡杠也未必会落到我的身上来,自然不会打断我的脚杆;我一跑, 才给了母亲合乎情理地处置挥起的筢咡杠一个契机——我跑得有理。 现在我明白了:母亲当时的“凶神恶煞”,是要教给我成长、做人、做事必须遵循的规矩。逾矩受罚,是为父母的在家教中应该实行的章法。

  家教,是人生成长发展的第一门课程,古今中外无家不有,是为父母的应该尽职尽责尽心尽力有成效地完成的工作,这是我现在明白的道理。先哲说过:没有惩戒的教育是不完全的教育,我相信这是真理。

  现在, 由于家教的缺失,导致青少年犯罪之多, 不知有多少为父为母的人们为之警醒?当然,严格的家教未必要“挥筢咡杠”,但合乎法规的训导和惩戒却是不可废弃的手段——我这样认为。

(2009年10月27日)

 

作者附注

筢咡,我们这里的一种农具,多用于收捞茅草、晾晒粮食等。 筢咡用本地特产的“水竹”制成。取老成的“水竹”,截一米多长,竖立约齐成人肩,在一端划破尺余成筷子粗细篾状,编成扇形,火烧端部寸余,向内侧弯曲呈鹰爪状,风干而成。筢咡的柄,本地人称“筢咡杠”。

  评论这张
 
阅读(4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