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野原书客的博客

当居圣坛时喊数声高调 欲于闲适中唱几句心曲

 
 
 

日志

 
 
关于我

少小时,幻想当作家,老大来是个“教书匠”。日闲,好堆砌文字, 自娱自乐也。生性无棱角,于世不争,于人不争,做自己想做的事、能做的事、敢做的事、愿做的事、无奈必须做的事,不做则已,做则必悦自意。

网易考拉推荐

[散文]烙印的记忆  

2009-05-16 03:36:29|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烙 印 的 记 忆

 

公元2008年5月12日,晴。

清晨,教学楼迎对面山岭那边的太阳照常按时升起,先是一线弧,后是一张弓,然后依然是一块圆,像盘,像盆,像飞碟,深红鲜丽,焰光跳跃,仿佛炉膛在燃烧,令人热血沸腾般地感动。

小镇上,挑筐的背篼的村民匆匆走来,筐里篼里装的都是刚从地里摘取的鲜菜,黄瓜、茄子、海椒、蕃茄、四季豆……全都散发着自然的馨香,映射着露水的清亮。提篮挎篓的镇上居民在村民的后面,朝农贸市场跟去。早晨的农贸市场像赶场一样热闹。问价还价,见人打招呼,相互问候和玩笑,摆谈昨夜里的奇闻趣事,在这众多的交响的声音中,女人的声音无疑是主旋律。并不多见的男人,除了要买回鱼肉和几样鲜蔬,就是偷空暗自欣赏女人跳动的嘴唇和还没有来得及修饰完美的装扮。市场边的面食早点店铺宾客盈门,豆花咡饭店的桌子摆上了街面,赶早出行和有急事的人们干脆要两个肉包、一袋豆浆,一边吃喝着一边走路……

早饭后,太阳已经升上三竿,鲜红中混和着金色,小镇披上了“亮妆”。机关人员上班,学校师生行课,店铺老板开门迎宾客。因为不逢“赶场”,街上人不是很多,有卖的要买的村民完事后就转身回去忙耕种,几个民工驾着摩托车轰响过去以后,镇上显得平静,一切都如同机器依照惯常运转着。

晌午,街上出现了一架滑竿,大花床单篷盖着。抬滑竿的是两个男人:前一个壮年,后一个小伙。旁边一个妇女,肩上挎着大包,怀里搂着婴儿。街上人们的目光一起追随着他们喜乐的奔跑。认识的人说,那是一家人,今天添丁进口了,滑竿上躺的是他们家初坐月子的媳妇。人们看着滑竿一家兴奋的神情,脸上飘扬着喜悦,为滑竿一家新添一辈道贺,也为镇上又分娩出一个新的生命欣喜。滑竿过去了,街上还洋溢着喜庆和祥和,一切都仿佛倾注了新的活力。

学校的作息时间是严密的,像链条一样运行和转动。5月以来,新增了“午眠”——师生们吃过了午饭都要睡眠,为养蓄精力提高效率教与学。起床的时间在2点35分。

今天是我轮值管理学生午眠,端一把藤椅坐在学生宿舍外面,听着学生们的鼾声和梦呓,享受着教师职业以外的人们感受不到的惬意和欣慰。渐渐地,我也合了双眼小憩。

几辆大客车停在学校的操场上,车门打开,学生们一个接一个上车。我也上车,坐在学生中间,和他们说着笑着,交谈着赴“中考”的喜悦。客车的引擎启动了,过校门时,大概是驶上了减速带,车身猛颤了一下。我放在椅子扶手上撑着头的手臂突然滑下,因受惊睁开了双眼,发现自己刚才是在“白日做梦”。

掏出手机,看看计时——还有10分钟,学生们就该起床了;还有10分钟,朗朗的读书声又将在校园里荡漾。

我又巡查了一遍宿舍,还能听到学生的鼾声和梦呓。回到藤椅重新坐下,回味刚才梦境给我的期待。

突然,我坐着的藤椅猛然摇晃,以为同事玩“恶作剧”,把藤椅摇得好厉害。回头去看,没有人。还没有回过头来,藤椅又摇晃,更厉害。我跳起来,脚下仿佛踩着水浪,在起伏,在涌动。

“地震了!同学们地震了,快起床,快出寝室,到操场去!”

我反复呼喊着。

校园音响打开了,也反复呼喊着:

“地震了!同学们赶快起床,迅速到操场,途中注意秩序,注意建筑物!”

90后的学生,没有经历过地震,更没有遭遇过地震的恐怖。有的出寝室来,站在楼檐下好奇地“观赏”校园外房顶的摇晃;有的还在床上躺着坐着,一边揉搓惺忪的眼睛一边问“哪儿在地震”……

老师来了,冲进了寝室——

“同学们,地震了,危险,快,快到操场去,到安全的地方去!”

拖着,拽着,推着,扶着,老师带着还没有从睡梦中完全清醒过来的学生奔向操场。

操场上,分班列队,班主任清点学生人数。清点的结果很快报到学校行政:学生全部集合到操场。校长的脸上平静而欣慰。

“喂!喂……”老师们拿手机往外地打电话——“打不通”,“打不通”。

镇上,人们从街上涌到公路和不很宽敞的空场上来了。公路和空场上热闹非凡,所有的人都在谈论几分钟以前的惊恐和震撼。一辆大货车旁边站着司机,脸上还残留着紧张的神情。司机说:“简直不晓得是咋个回事,以为方向盘失灵,车子老是晃来晃去,不敢开了。”司机缓一口气又说:“幸好没有晃到公路外边去。”

校园音响又响了:接县教育局通知,为了保证学生的安全,学校放假,等待通知复课。

老师们护送学生离开校园,心中默默地祝福平安——为学生,为学校,也为教育。

地面的震颤和涌动不再剧烈了,送走了学生,回宿舍打开电视机。电视里播放着即时新闻:下午2点28分,汶川发生特大地震,震级7.8级。

这天下午,这个晚上,播放着的电视机都没有关机。“路不通,电不通,通讯不通”,主持人的声音沉重而悲怆,看电视的人的心情也沉重而悲怆。汶川怎样了?汶川同胞怎样了?看到温家宝总理镇定而坚毅的态度,看电视的人又平添信心和希望。

大地震过后,是数不清的余震,地面还时不时发抖。许多人都不敢贸然回到屋里去,小镇失去了以往夜里的平静。店铺的门开着,却没有很好的生意。没有胆量在家里看电视的人们滞留在公路和空场上,或站,或蹲,或坐,或躺,这里三五个,那里七八个,聚集在一起,谈说着下午惊乱的情形,猜测着汶川那边会是怎样的场景,互相询问着:“打通电话了吗?”“晓得汶川的情况吗?”

多少个不眠之夜,也没有这个不眠之夜撼动人心;多少个不眠之夜,也没有这个不眠之夜牵动人情!

这个夜晚以后,镇上还是像往日一样有热闹有平静,镇上的人们还是像往日一样有劳作有休憩。一切都如往日存在着,运行着。和往日不同的,是人们的精神里多了一份对汶川和汶川同胞的牵挂和祈愿。

电话,报纸,广播,电视,网络,给小镇的人们送来了各种各样的汶川信息:山崩了,河塞了,路堵了,桥断了,房子塌了,埋在废墟下的人们一个接一个、一批连一批获救了。信息还告诉小镇的人们:国家地震局重新核定,汶川发生的是8级大地震,废墟中还掩埋着大量等待营救的同胞。

小镇人心系汶川,情系同胞。镇政府门前人流络绎不绝,往来进出的都是前来捐款的男女老幼。农贸市场上,一个老农面前放着一个很大的背篼,装满背篼的都是鲜嫩的果蔬。围着背篼和果蔬的镇上居民没有谁讨价还价。老农一边用杆秤称量居民检好的鲜果嫩蔬,一边喃喃地说:“今天不赚钱,卖个公道价捐给汶川同胞。”拿了大票的人对老农说:“大爷,不找了,帮我捐给汶川同胞哈。”老农很感动,一叠连声地说:“谢谢,谢谢,我谢你,汶川同胞也会谢你。”

小镇人见义勇为,知恩图报。镇政府办公室里,一个怀抱幼儿的少妇拉着旁边的丈夫对公务员说:“你让他去吧。汶川同胞正在大难中,我带娃咡去不了,就让他当个志愿者,代替我们一家人去救同胞的命吧!”公务员劝她说:“看样子你丈夫身体不是很好,救灾强度大,吃不消。”少妇急了,声音哽咽:“吃得消。乡下人,肩挑背磨惯了,不娇气——你不晓得,一年前他在外边打工,废墙倒了,把他埋在下面,四面八方的人赶去,才把他这条活命捡回来,正当愁没得地方报答呢——你不让他去,今天我们一家人就赖在你这里了。”公务员劝服不了少妇,问她的丈夫:“真的要去吗?”丈夫语气坚定地说:“真的要去,一家人都支持我去。”“那好,我先把情况记下来,等政府办公会审批以后通知你。”两口子着急的心情平静下来,临出门,少妇回头留给公务员一句话:“麻烦你对领导说,不要把他刷下去了。”

这样的故事,这些天,小镇上天天都在上演。小镇人明白:地震发生在汶川和它周边的市县,更发生在全中国每个人的心里。我们这个民族,我们这个国家,本是一个大家,兄弟姊妹一家人,一方有难就该八方支援,共度难关才不难啦。

汶川大地震后的第7天,5月19日,学校复课了。

复课的第一堂课,我走上讲台,学生们的目光齐刷刷地落在我身上,教室里静得掉针都可以听到声音。我感觉到了学生们内心的哀痛,环视了一遍整个教室,想看出墙壁和上层楼的预制板上是不是有裂缝。尽管我知道在复课之前有关部门和专家已经对整个校舍的安全做过详细的检查和论证,为了学生的安全,我还是这样做了。我对学生们说:“同学们,只要大家又感觉到了有地震,就立即有秩序地冲出教室,奔向安全的地方,老师是不会责怪你们的。”我说:“镇定,是我们保护生命的优良心理,也是我们学习知识的正确态度。”这一堂课上得异乎寻常的顺利。

下午2点20分,全校师生整齐地列队在操场上,举行对汶川大地震遇难同胞的哀悼仪式,所有的目光集中在队列前面直立的旗杆上。2点28分,校园里,国歌奏响了;小镇上,汽车鸣笛了;国旗冉冉升到杆顶,又缓缓低垂,低垂,伴着国歌、汽笛,一共3分钟。3分钟过后,从学校的操场到整个小镇是长时间的寂静。在这寂静里,你能感受到小镇人心灵坚强的搏动,体味到中华儿女血脉相连的亲情。

除了下半旗,鸣车笛,小镇人还有自己祭奠亡灵的方式,点烛,上香,烧纸钱,为走向天堂的灵魂鸣锣“开路”。这样持续了一个下午,一直到太阳哀痛地落下山去。小镇人以这样的形式,向骤然逝去的生命志哀,为我们历经磨难的民族积蓄生的力量。

有一部讲述汶川大地震悲情故事的电视剧,叫《震撼世界的七日》,那是我用含泪的凝重目光看完的一部电视剧。就是那七日,小镇上也同样有悲情,有壮举,成为烙印在我们这些亲历者头脑中的永久的记忆,以至今天回想起来还如在昨日。这些记忆,正在筑成构建和谐社会的坚实的地基,也必将迸发成建设富强中国的巨大的推动力。

烙印的记忆——永世不忘!

  评论这张
 
阅读(2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