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野原书客的博客

当居圣坛时喊数声高调 欲于闲适中唱几句心曲

 
 
 

日志

 
 
关于我

少小时,幻想当作家,老大来是个“教书匠”。日闲,好堆砌文字, 自娱自乐也。生性无棱角,于世不争,于人不争,做自己想做的事、能做的事、敢做的事、愿做的事、无奈必须做的事,不做则已,做则必悦自意。

[故事]毛铁是这样炼成的  

2009-05-26 19:56:53|  分类: 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毛铁是这样炼成的

 

 这故事发生在“大战钢铁”的年辰。这故事发生在“峨眉山的妹妹”——铁山。

 不晓得哪个提出来的要在铁山砌“高炉”炼铁。像猜谜子那样子想:很可能是有人默到既然名称叫“铁山”,那山上的石头里头就一定有铁,可以一个晚上抱出“铁娃娃”来。

 于是,“百军千马”背铺盖,挑口粮,跑到铁山来,砌的砌“高炉”,打的打“矿石”,见天山坡上火焰腾腾,烟雾袅袅,“天连峻岭锤锄落,地动崇山脚臂摇”,不是一般的热闹场景。

 有个说法: 鼓足干劲炼铁巴,明年实现机械化——明年哪个再背背篼、挑箩筐出来, 就给他扯来甩了啦。

 铁!铁!铁!练了七七四十九天。柴禾烧光了几匹山,又从别个地方砍伐、调运。石头块块熏黑了,又烧红了;灰炭积成了堆,又垒成了山。天天刨,天天找,铁呢?铁呢?没得哪个看到过一砣像铁的东西。

 有一天上午,一个民工正在刨炉灰。 噹,不晓得是啥子硬东西撞了锄头口口一下。 民工没有在意——炉灰蓊着烧得不黑不红的石头,撞锄头口口的事随时都有——又刨了几下,现出一块黑黢黢带点银灰色的东西来,不方不圆,比茶碗大点。民工弯腰,伸手,抓起那块东西,在锄头脑壳上撞了两撞——哈,铁!

“炼出来喽!炼出来喽!炼出铁来喽!”

“报喜!报喜!快去报喜!”

 遍山遍坡,眨眼睛功夫,像起风一样传开了“炼铁成功”的消息。

 遍山遍坡,眨眼睛功夫,竖起了红旗,扯起了标语,响起了敲锣打鼓的巨大声响。

 人们,山上的跑下来,沟头的跑上来,坡边的跑过来,围着“高炉”,里三层外三层,水泄不通。外层的人急火火地问:“铁在哪儿?铁在哪儿?”  拿现在的话说, 都想“第一时间”看到一眼望了几大个月的“胜利成铁”。

“胜利成铁”拿红布包裹起来的,捧在刚才刨它出来的那个民工的手头。 队长站在民工侧边说话:“不准任何人摸,不准任何人拿——送到庆功大会的台子上去。”

“庆功大会” 的台子早在民工们到这儿来不久就搭起来了,现在又放了两张大方桌。大方桌后边坐着社里队里带“长”字的干部,干部们面前的方桌面上摆放着红布包裹起来的毛铁,红布的颜色映花了干部们的眼睛。会场气氛显得好不庄重、肃穆。

“庆功大会”开起来了,先是鸣炮,后是干部激情亢奋的讲话,然后是呼口号:

“鼓足干劲,力争上游,多快好省地建设社会主义!”

“热烈庆祝炼铁成功!”

“…………”

“庆功大会”一直开到了午间以后。散会以后才吃晌午饭。

 今天这顿晌午饭和往天吃的不一样。方桌上多摆了两斗碗回锅肉,方桌中间摆的是一大盆子萝卜汤;萝卜是按砣切的,大到寸方,肉汤煮熟的味道比往天吃的好得多。白米饭也比往天多了两大甑。

 人们有的拿粗碗,有的端盅盅, 享受着多久没有享受过的胜利、成功的待遇, 盼望着天天都能炼铁成功。

 因为“炼铁成功”,这天下午歇工放假,休息半天,作为给民工们的慰劳和嘉奖。

 第二天大早,上工的哨子又吹响了,惊耳朵。民工们照常上山的上山,爬坡的爬坡,下沟的下沟,满山遍野重新响起丁丁当当敲打“矿石”的声音,虽说没得交响乐的浑厚,却有打击乐的热烈。

“秤砣?哪个看到过秤砣?——有没得人看到过秤砣在哪儿?”

 保管员手头提着大概五尺长的秤杆,稀里哗啦摇着,坡上坡下到处问,到处喊。

“啊?秤砣?哪个看到过秤砣?”

“没有看到过。”

“没有看到过!”

 民工们晓得,保管员找秤砣是要吊“钢炭”和“矿石”上“高炉”。秤砣没得了,那上“高炉”的“钢炭”和“矿石”就没得准数了。

 突然,一个憨痴痴的民工说:“糟了。秤砣拿去开庆功会用了。”

 几十双审问似的眼光一下子落在憨痴痴的民工脸上:“啥子嘞?你说啥子嘞?”

 憨痴痴的民工说,昨天是他帮保管员吊钢炭矿石上高炉的。刚刚完,队长把保管员喊起走了。是他收的秤,只拿走了秤杆,没有找到秤砣。本来想把别样东西收拾完了再去找秤砣——忘记了。

“拐火了,昨天开庆功会的毛铁是烧变了样子的秤砣。” 又像起风一样,“拿秤砣开庆功会”的消息很快传出去了。

“不准乱说,不准乱说。哪个再乱说,我开群众大会斗争他!”队长传话说。

 这以后,人们没有再提起过“拿秤砣开庆功会”的事,也没有再说起过“毛铁”和“秤砣”。

 这以后,人们看到保管员吊“钢炭” “矿石”用的杆秤是新买回来的, 秤杆上的花星还闪闪发亮。

 这以后,人们再也没有看到过“毛铁”,只是惦记着那两碗喷香的回锅肉和那半天轻松的“庆功假”。

 唉!要是哪一天又找不到秤砣……

2009-4-30 于茅家祠     

  评论这张
 
阅读(73)|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